App

石英,机械表的刽子手——石英表的历史·上篇

本质上来看,石英技术的发展其实已经从根本上消除了瑞士机械制表行业存在的需要,然而如今的事实却是,二者不仅和平共处,共用着同一市场平台,甚至在有些时候还相辅相成地融合在了一起。

半个世纪前,一款由电池供能的手表问世,而其价格约莫相当于当时的一辆家用轿车。这款精工Astron腕表宣告了一个制表行业新时代的来临,但这个时代同时也正在把传统的制表工匠们逼上绝路。

1.jpg

在任何一个时代的任何一个行业当中,技术的突变总是会产生赢家和输家。上世纪60年代末,瑞士和日本的制表行业在石英技术的发展方面本是势均力敌,但精工却率先推出了自己的Astron。而不论你支持谁,这都是20世纪制表行业的一次突破性的发展,亦是钟表史上的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石英手表的发明和传播引发了世界性钟表产业的结构巨变,这自然也使得以生产机械钟表为基础的瑞士制表业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陷入到了一片混乱的局面当中,在此期间,许多瑞士手表品牌纷纷倒闭,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就此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当中。

2.jpg

精工Astron腕表所搭载的石英机芯

时间快进到21世纪,对于不少制表和收藏行业里的人士来说,“石英”这个词儿仍然让他们打心眼里的想要远离,因为这意味着便宜和便利,以及是一种自动化流程和批量生产的毫无B格可言的消耗品。而且,最令人厌恶的是,这是对精良工艺传统的一种不尊重。到了2000年,石英风暴肆虐过后造成的残垣断壁大部分都已经被修葺一新—得益于Jean-Claude Biver等关键人物的努力,机械表已成功地再度被重新定位为奢侈品—但这项技术仍不时地会让人想起那段暗淡的时光。

3.jpg

时间是最好的治愈者。如今50年过去了,诸如像浪琴等家喻户晓的瑞士品牌实际上正在投入巨额研发资金,用以改进石英技术。2019年的日内瓦表展上,卡地亚推出的支柱产品的其中之一,便是石英版的Santos-Dumont。另一个例子就是同年巴塞尔表展上发布的西铁城0100腕表,这是一款太阳能石英表,其精确度达到了±1秒每年,可以说惊掉了不少人的下巴。虽说机械机芯仍然是豪华手表之地的王者,但石英的流放也已接近尾声。

4.jpg

若要正确的理解为什么石英技术会给制表界带来如此巨大的变化,就应当从它的精确度方面入手,换句话说,即是它的工作原理。

石英晶体本身所具有的的压电效应,在制表界当中非常的有用,简单来说,就是当电流通过石英晶体时,便会使之发生振动,而其振幅也是相当的稳定,因此,如果用电路来计算的话,就可以计量出比游丝振动要精确得多的时间。

5.jpg

法国科学家皮埃尔·居里在1880年时第一次观测到压电效应,但直到将近半个世纪后,它才被应用到计时领域。1927年,工程师沃伦·玛丽森制造了第一台用石英晶体来进行调速的钟表,而这也成为了有史以来最精准的钟表。虽然该产品让那些实验室和天文台的工作人员们感到振奋,但直接占了房间一隅的庞大尺寸,却令制表商们对之兴趣缺缺。

6.jpg

制造石英手表需要克服两个挑战,一是要将内部模块小型化,二就是要开发出一种体积小、功率大,足以为整个模块提供动力的电池。1957年,美国制表公司汉米尔顿跨越了其中一重障碍,推出了第一款电池驱动的手表——汉米尔顿Electric 500。

然而,汉米尔顿的这款Electric 500腕表却并没有使用石英晶体,而是简单地用电池来代替主发条作为了动力源,所以它并不是石英表,而应该被叫做电子摆轮表。仅仅几年之后,也就是1960年,宝路华打造的Accutron腕表有了进一步的改进,它将摆轮换成了金属音叉。

7.png

看着相隔太平洋的美国制表品牌汉米尔顿和宝路华行动如此迅速,不甘居于人后的精工也开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努力地推动起自家电池驱动石英手表的研发进程来,当然了,瑞士人和他们的专业部门——电子表技术中心(Center Electronique Horloger)也一样如此。于是,一场没有硝烟的较量就这样开始了。

相关表款

精工Astron系列GPS太阳能钛合金限量版腕表SSH071J1

系列Astron系列 机芯类型SSH071J1 表壳材质钛合金 上市年份2020

¥ 暂无报价

猜你喜欢

版权所有 ️ 2018 www.365time.com